1284

温馨提示

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,阅读体验更好哦~

我真的没有想到,竟然会在这远在千里之外的异地他乡遇到黑衣男,这当真是冤家路窄!

走在前面的黑衣男,乍然听到我咆哮般的吼声,他忍不住就止步回过了头,当他看到我的一瞬,他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几分,似乎,他一眼就认出了我,紧接着,他拔腿就飞快跑了起来。

我看到他逃跑,立马揣着浑身的愤恨,疯了一般朝他追了过去。

人来人往的街头上,就这样上演了一出激烈的追逐戏码!

因为对黑衣男的仇恨和愤怒,我病弱的身躯激发了无限的潜能,我真的是拼了命在跑,边跑,我一边大叫:"站住!"

然而,黑衣男的身体素质比我强太多了,他奔跑的速度也是快如风,我怎么追都难以追到他,最后,我的潜能渐渐消逝了,我那因为仇恨激起来的力气,也渐渐用完了,虚弱不堪的我,越跑越慢,越跑越无力,感觉一双脚都不是自己的了,等到跑进一条空旷巷子里,我已然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,我的腿都在打颤,没办法,我只能停下脚步,扶着墙,气喘吁吁。

奇怪的是,我停住以后,黑衣男不仅没趁机消失,相反,他竟然也跟着停了下来,甚至,他还回转身,向我悠悠走了过来,边走,他一边漫不经心道:"有点意思,追我追到外省来了,警察都没你这么敬业啊!"

一听到这话,我顿时完全确定了,眼前这人确实就是害得我和冯雪万劫不复的黑衣男,而且,听他这口气,他分明是一点悔过之意都没有,他的表情要多散漫就有多散漫。我看他这样,心里的愤怒更甚了,我瞪着冒火的眼,死死盯着他,等他走近,我也已经喘顺了气,随即,我含着恨,对他咬牙切齿道:"你这个没人性的恶魔,是你害了我妹妹,是你害的我无家可归!"

我的声音都抖了,眼圈也红了,这些天堵在心里的情绪,今天终于找到发泄口了。

黑衣男听了我这话,表情更是充满了戏谑,他挑了挑眉,对我嗤之以鼻道:"你不说那晚的事还好,一说我就来气,本来我还想尝尝鲜,结果刚闻到味,你妹妹就跳楼了,太可惜了!"

说这话的时候,黑衣男还很懊恼的叹息了两声,他的神态和语气,他说出的每一个字,都是对冯雪的侮辱,他不仅没有为自己的恶行含有半分愧疚,甚至还在意自己没对冯雪侵犯成功,他这样的人,根本不配称作人,他连畜生都不如啊!

我愤恨的差点岔过气,喉咙也仿佛被硬物给堵住了,缓了好一会儿,我才红着眼,发出了万分痛恨的声音:"你就是一个败类!"

黑衣男看我气成这样,他越发显得兴味十足,他勾了勾唇角,很玩味的对我说道:"怎么,怒了?你想干嘛?你是想找我报仇吗?"

显然,黑衣男半点没把我放在眼里,或者说,在他看来,我就是最不足挂齿的窝囊废,那晚在冯雪家,我的胆小和怯弱,他都看的清清楚楚,他知道我是什么货色,所以,他压根不在意我,更不怕我发怒。

我听了他的话,猛地就愣了一下,我被愤恨冲昏的头脑,也有了一丝清醒,我终于意识到,自己只是空有对黑衣男的仇恨,却没有报仇的能力,我现在腿还是软的,发的烧没有退,肚子也早已饿空,刚才跑了一路又把潜能激发的力气耗尽了,此时此刻,我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了,这样的我,怎么去对付人高马大的黑衣男,而且,他身上指不定还藏着那把匕首,这条巷子又乌漆墨黑没有人烟,我怎么敢去找黑衣男报仇,我连一丝胜算都没有啊!

想到这,我心里更加痛苦煎熬,仇人就在眼前,我却无可奈何,这种滋味,实在太窝囊太难受。我在原地愣了许久,终究,我还是没有说出报仇的话,我只是憋着满腹的情绪,对黑衣男缓缓说道:"把我的手表还给我!"

我的语气里,带着一丝决然,虽然,我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去报仇,但既然遇到了黑衣男,我就想拼尽一切争取到这意义非凡的手表,它不光是冯雪送给我的,更是冯雪所珍视的,为了这块手表,冯雪竟在那种关头还找黑衣男索回,可见,冯雪多么在意这手表。我以前还傻傻的把手表主动给黑衣男,现在才后知后觉,这块手表比任何东西都贵重,它的意义无价,所以,我一定要讨回它。

黑衣男听到我这话,不由的就笑了,很讽刺的笑,笑完,他才抬起手,对我说道:"没看到吗?这个手表我戴着正合适,都舍不得卖掉呢,让我给你,可能吗?"

我知道,我越是强硬要求,黑衣男越不可能给我手表,于是,我只得隐忍着放低姿态,用祈求的语气对他说道:"这手表是我的,求你给我!"

黑衣男见我这样,他不但没有半分动容,反而抬手就给我了一巴掌,并满含讽刺道:"你是在跟我说笑吗?我都是你的仇人了,你不想着怎么报仇,还在这跟傻子一样求我,你真是个废物,你这样的人怎么不去死呢?"

黑衣男的话,一句句都刺痛着我的心,我不想当废物,可我又不得不承认,自己真的很废,面对我这么痛恨的黑衣男,我竟然都没有力气还手,可不管怎么样,这手表我无论如何都要拿回,我盯着黑衣男,再次开声道:"把手表给我!"

看我还在执意,黑衣男脸顿时就黑了,他二话不说,抡起拳头就朝我肚子轰了过来,狠狠打了两拳。我本来就虚弱的几乎站不直,被黑衣男这样锤了两拳,我更是摇摇欲坠,而,下一瞬,黑衣男又猛地伸手掐住我的脖子,把我定在了墙上,对我凶神恶煞道:"妈的,真后悔那晚没有杀人灭口,把你给干了,不用想,肯定是你这个废狗举报我的吧,害的我被警察通缉,东躲西藏,我没去找你麻烦,你还在这跟我提要求,你是想死吗?"

听到这话,我先是懵了一下,但很快就了然,原来,黑衣男已经被警方通缉了,他还以为是我暴露了他,但事实上,向警察说出黑衣男相貌的人,应该是冯雪,不过黑衣男好像并不知道这个,我明知黑衣男误会了,可我也绝不会解释,我不能让他把矛头指向冯雪,我只是继续跟黑衣男说道:"请你把手表还给我!"

这是我唯一的坚持,也是我想要的最后一点念想,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我只想留着这块表当作纪念。

黑衣男本就已经怒到不行了,再听我执迷不悟,他更是怒不可遏,他也不再说废话,提起我就狠揍了起来,他的拳头每一下都很重很重,他所有的愤怒都通过拳头掼到了我身上。我病恹恹的身子,很快就被打碎了,我根本承受不住,没几下,我就倒在了地上,像死狗一样,苟延残喘。

见我倒地了,黑衣男终于停了手,然后,他居高临下地望着我,嚣张的威胁道:"还要不要了?"

黑衣男的语气很凶,浑身都散发着戾气,说实话,我很怕他,一直都怕他,我怕遭受虐待,打心里怕,如果放在以前,我早被黑衣男吓的不敢顶嘴,但经过上次冯雪那事,我接受了太深刻的教训,所以现在,我即使害怕,即使还有着严重的童年阴影,但我却在尽力克制,至少,我敢于和黑衣男叫板了,我敢于为了自己珍视的东西而坚持。我忍着身体的剧痛,继续坚持道:"把手表还我!"

黑衣男这下,彻底被我惹火了,我的固执,让他怒到了顶点,他眼中寒芒一闪,右脚毫不客气就朝我猛踹了起来,他的脚力非常大,一脚接着一脚,不停地踹我,我的骨头都被打的吱吱作响,我的意识也快被打散了,鲜血,不断的从我嘴里冒出,我疼得直闷哼,到最后,我连声音都发不出了,黑衣男这才停了下来,然后,他盯着我,语气阴沉道:"现在没力气跟我较劲了吧!"

我是没力气了,半点都没有,气息都很微弱,胸口堵的难受,意识也在崩溃的边缘,我张了张嘴,想要说话,但一开口,血就从我嘴里流出。

过了许久,等我嘴里的血泡全部流完了,我才终于发出了无比虚弱的声音:"你...你叫什么名字?"

到现在,我头脑里的一切都好像被抽空了,我宛如一个濒死的人,只想在死前记住这个仇人的名字,如果有来世,我一定找他报仇,夺回我的手表。

黑衣男听了我这话,脸上愕然了一瞬,随即,他又浮出轻蔑的神色,他狂妄的抬起腿,踩在我的身上,然后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我,一字一句道:"等哪天你有资格站着跟我说话,再来问我的名字!"

首页
目录
加入书架
支持作者创作,解锁后继续阅读
解锁本章:书币
余额书币:书币 | 书券
余额不足哦~
   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
    更多充值及说明
    青少年模式
   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,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,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。请监护人主动选择,并设置手机号验证。
   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>>